企业面临生存之艰的三大焦虑

客利得
2020-05-12 10:37

2016年,万科董事长王石在深圳举办的经济论坛中提出一个观点,未来企业面临生存之艰的最大的心态“焦虑”。时隔四年,随之全球新冠疫情的爆发,企业生存的问题已成了全国人民关心的问题。以前有几家破产,不影响到大家的生活,现在大量公司破产,对全国人民都造成影响。本篇文章将主要分享企业面临生存之艰的三大焦虑。

企业焦虑

1、焦虑—对手

看不到敌人才是指挥官最大的敌人,每家企业只能看到今天的对手,却不知道未来10年自

己最大的竞争的对手正在那里厚积薄发。正如苹果智能手机取代摩托罗拉、滴滴取代出租车、微信取代短信、互联网金融取代银行柜台交易等。明天颠覆你的对手并不在今天的视野中,基业长青的企业家需要不断的突破认知边界,追求跨行业边界,超越当下的前沿战略视野。先人一步看到产业“终局”,才能亲手创造未来。

2、焦虑—低速

2016年,中国500强企业营业收入总额已经开始出现负增长,较多实体企业面临中低速增长的发展挑战。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院在《哈佛商业评论》上发表的《AI改变80/20效率法则》明确指出,当前全球发达经济体中,“前沿公司”与“落伍企业”之间的差距持续增大,马太效应甚至打破了“二八定律”,形成强者超强的超级帕累托定律。例如《财富》独角兽榜单中的企业都是“指数型组织”,滴滴、蚂蚁金服、小米、近日头条以超过行业平均水平10倍以上的速度蓬勃生长。

3、焦虑—科技

科技是企业未来50年最高价值的企业的无形资产,以“平台模式”替代“企业模式”,以“无形资产”超越“有形资产”,以新科技重构产业链。如微软市值中的1%是公司的实物资产,而99%是工程师的代码、专业知识等无形资产。相较而言,无形资产会创造出高利润率、生态溢出效应(利他、赋能、黏性)。

而实体产业中的大量企业正好相反:拥有大量的有形资产,对科技投资“隔岸观火”的谨慎态度。客观原因是:实体产业的试错成本高于互联网行业;主观原因是:担心看不懂、学不会、用不好。由此可能走向泾渭分明的两个方向:一种认为科技是万能的“孙悟空”,能解决所有难题,另一种则持反科技的保守态度。但普遍相同的一点担忧竞争对手率先使用新科技进步“降维打击”。

综上所述,对手、低速、科技是企业家们主要的三大焦虑。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,企业家们需结合当下的时代背景,利用数字化技术与传统实体企业相结合,探索新的商业模式, 重构新的产业链。

欢迎关注客利得微信公众号

文章部分内容来源:《云战略:企业数字化转型行动路线》,作者:田丰、崔昊

加盟客利得,您将获得意想不到的惊喜